《葉凡秋沐橙秋沐橙》[葉凡秋沐橙秋沐橙] - 第10章 千夫所指

秋老爺子原本的笑意也隨即散去,見到這兩人,老臉頓時冷哼一聲,看都不願意看。

「沐橙,快上座。」秋沐橙的父親秋磊招呼道,而這個時候葉凡的手機突然響了,他便歉意一笑,說自己失陪一下,出去接個電話了。

「這個廢物,電話倒是還不少?也不知道是什麼狐朋狗友。」秋沐盈冷哼一聲,隨後似乎想起了之前的事情,連忙說道,「對了,爺爺,剛才忘了,有件事忘告訴你了。之前沈家少爺來公司跟我談業務,可一出門便被葉凡他們夫妻給打了。」

什麼?

眾人一聽,盡皆抬起了頭,

「把沈家少爺打了?」

「他們是瘋了嗎?」

「那可是沈家的獨苗,將來沈氏集團的接班人啊!」

「他父親沈九億可是雲州前首富,權勢滔天。據說跟雲宗的李二爺私交甚好。」

「李二爺啊,叱吒雲州的頂級大佬!」

「這可是有滔天背景的人物,這廢物竟然敢打?」

「他們是想把我們秋家害死!」

霎時間,秋家人盡皆變色,就連秋老爺子,老臉也頓時難看下來。

沈氏集團在雲州可是數一數二的大企業,資產上百億。跟他們相比,秋家的物流公司不過幾千萬的資產,那差了不止一個檔次。在秋家面前,沈家無異於是龐然大物,誰敢招惹?

秋沐橙的父親秋磊更是臉色蒼白。

「爺爺,我們只是正當防衛,是那個沈家的紈絝冒犯輕薄我在先。」秋沐橙出聲辯解。

「三姐,你混淆是非這就是你的不對了。剛才沈少明明只是跟三姐開玩笑而已,三姐心胸狹窄故作清高,一點玩笑就開不起了,如今更是誣賴沈少爺調戲輕薄於她,最後還聯合你那廢物老公把沈少爺打了。」

秋沐盈哼笑着,隨後卻又扮出一副可憐樣對着秋老爺子苦聲道:「爺爺,你可得為我做主啊,沈氏集團的訂單我花費了好多心思方才弄下來,今天沈少爺本來是要來跟我簽合同的,被他們這麼一搞,我這數月的努力就化為泡影了啊。」秋沐盈卻是添油加醋的說道。

王巧玉一聽到損害到自己女兒的生意了,更是瞬間大怒:「你們一家,是要害死我們秋家吧?」

「當年就該直接把他們趕出秋家的。這麼多年,吃秋家的喝秋家的,不知感恩,還到處惹事?連我們家盈盈辛苦弄來的訂單也搞黃了。」

「簡直就是紅顏禍水!」王巧玉怒生罵道。

「就是,我早就說這女人留不得。留着也是禍害!」

「當年就差點害死我們秋家,現在又惹事?」其他親戚也是你一言我一語的隨聲附和。

秋老爺子也是老臉慍怒,瞪向一旁:「秋沐橙,你可知錯?」

「爺爺,我不知道我錯在哪了?你難道只聽她一面…」

「住口!到現在你還不知悔過?你說你不知道錯哪,那我問你,沈家少爺的是否被你夫妻二人所打?」

「我再問你,小盈的訂單,又是否因此黃了?」

「我最後問你,我秋家,又是否因此受危?」秋老爺子怒目圓睜,拍案而起,一連三問,卻是憤怒至極,根本不給秋沐橙辯解的機會。

「爸,還用問嗎?剛才她不都承認了嗎?就因為沈家少爺跟她開了一個玩笑,便惱羞成怒跟葉凡一起打了沈家少爺。」

「這妮子,就是被家族慣壞了。今日就該讓他給秋家跪下贖罪。」秋家老四秋落冷聲笑着。

「就是,跪下,給盈盈謝罪!」

「給楚家賠罪~」

「乾脆逐出秋家算了~」

秋沐盈、王巧玉等秋家眾人也是落井下石,怒聲斥罵著。同時叫囂着將秋沐橙一家趕出秋家,如此的話,日後秋家的財產,他們自然也就能多得一些。

秋磊一聽要將他們逐出秋家,當時便嚇壞了,趕緊向秋老爺子求情,同時讓秋沐橙快跪下請罪。

「沐橙,快跪啊,你還愣着幹什麼?」

「你難道真想害我們老兩口也被逐出秋家餓死街頭不成?」秋磊苦聲喊着。

一時間,秋沐橙竟受千夫所指,所有人都在吼她們,所有人都在讓她下跪贖罪。

這一刻,秋沐橙只覺得委屈,美眸泛紅的看向自己父親,自己爺爺,自己所有的叔伯。

她想不通,為什麼,為什麼自己親戚你寧願聽信秋沐盈的一面之詞也不聽自己解釋一句。

她更想不通,為什麼秋家眾人寧願維護沈飛這個外人卻絲毫不問自己所受的委屈。

難道,就因為秋沐盈的老公有錢有勢而自己的老公窮困無能嗎?

難道,就因為沈飛背景滔天而她跟葉凡平凡卑微嗎?

秋家眾人依舊在吼着,面對千夫所指,秋沐橙卻是笑了,笑的那般凄涼,眼角處更有淚水流下。

那一刻,秋沐橙只覺得自己仿若世間的棄子。

她認命了。這個世界,本就是這般現實,沒錢沒權的人,誰會在乎她們的尊嚴。

最終,秋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