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葉凡秋沐橙秋沐橙》[葉凡秋沐橙秋沐橙] - 第2章 不再讓你受辱

秋沐紅的老公叫江陽,說到這個江陽,其實也沒啥大成就,最多算個還在求學中的高材生。

畢竟,二十齣頭的年紀,能有啥成就?可關鍵人家老爹牛逼啊,江陽可是高幹子弟,他父親在雲州市的權力不小,之前秋氏集團不少麻煩都是托江陽的父親擺平的。所以,對於江陽,整個秋家自然都極為巴結。

「葉凡,你還愣着幹啥,還不過來搬東西?瞎了嗎,沒一點眼色?」秋沐盈扭頭對着葉凡喊到,對葉凡這個姐夫,她卻是沒一點尊敬。

葉凡沒有說話,站起身也便過去當苦力搬東西了。韓麗夫妻兩人臉色難看,同樣是秋家的女婿,而且葉凡還是當姐夫的,但如今卻被人頤指氣使,給小妹夫當苦力,他們兩人臉上自然掛不住,心理暗罵葉凡就是個窩囊廢,讓他去搬就去搬。

但秋沐橙卻是紅唇緊咬,別人不懂葉凡,她懂。她知道,葉凡這是在為她守護最後的尊嚴。現在至少丟人的僅僅是他,他若是反抗,他們一家人無疑會更加不堪。

「小心點,別弄壞了。」

「這可是茅台酒,一瓶上千,你可賠不起。」秋沐紅夫妻兩人見到葉凡,也是滿眼不屑。江陽更是怕葉凡弄壞東西,直接囑咐。

這個社會,沒錢沒權,還是個無能的贅婿,沒人瞧得起。

老五一家到來後,周圍的親戚都圍上來問候幾句,隨後在眾人簇擁下,被王巧玉母女兩人熱情帶領着,朝着廳堂走去。

「紅紅,你跟陽陽,還有你爸媽先在這沙發上坐着喝點水,等人來齊了,我們就去酒店。」

「有什麼需要,儘管說,別跟四伯母客氣,就當自己家。」王巧玉跟秋沐盈兩人熱情的很,一邊走還一邊抓着江陽的手不放,那樣子就跟抓着自己女婿似的。

「嗯?」

「怎麼沒位了?」

秋沐盈母女領老五一家到正廳後,發現沙發竟然都坐滿了。

「四伯母,盈盈妹妹,不用麻煩,我跟小紅站會就行,反正馬上就要去酒店了。」江陽客氣道。

「那怎麼行?」

「你是貴客,怎麼能讓你站着。」王巧玉一瞪眼,當即拒絕。看了一圈後,目光隨即落到了秋沐橙一家四口之上。這時候葉凡剛搬完東西正準備坐回去。

「沐橙,那個,你們家坐的夠久了,就先讓一下。小紅跟陽陽他們剛來,得坐着休息。」王巧玉隨即說到。

她女兒秋沐盈更是二話不說直接把葉凡拉了出來,讓他去旁邊站着。

雖然不情願,但主人發話了,秋沐橙一家也只能讓出座位,讓老五一家坐下了。

一時間,偌大的秋家正堂,只有秋沐橙一家在那站着,其餘幾家坐在那裡有說有笑,很是熱鬧。

韓麗他們也嫌丟人,索性就到房間外面等了。

「這老四家就是瞧不起我們,老大老二家都在那坐着呢,憑什麼單單叫咱們家給老五家讓位?」

「這不是存心羞辱我們嗎?」院子里,韓麗覺得憋屈,怒聲吼着。

秋沐橙的父親秋老三也不說話,只是在那嘆氣。

葉凡低着頭,面無表情。

「都是你這窩囊廢,讓我們一家都跟着丟人。」

「你看看人家江陽,再看看你!」

「我命怎麼這麼苦,老公老公不爭氣,攤上的女婿也是個窩囊廢。」這時候,韓麗又將滿腔的委屈全部發泄到了葉凡身上,衝著葉凡怒生大罵著。

「夠了!」

「還嫌不夠丟人嗎?」秋沐橙終於忍不住了,這麼久的壓抑,卻是於此刻爆發。

「是,葉凡確實平庸無能,是窩囊廢,沒出息,可是媽,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,問問我爸爸,問問您女兒,我們有出息嗎,我們有能耐嗎?我們一家人之中但凡有一人有出息,還會像今天這般被人羞辱嗎?」

秋沐橙低吼着,她努力的讓自己聲音沒有哽咽,她甚至咬着牙不讓眼淚流出來,可是葉凡還是看到了,這個獨立而又堅強的女人,在飽受屈辱三年之後,哭了。

她流着淚,跑出了廳堂,跑出了秋家。

「秋老三,你看看你教出來的好閨女,嫁了一個窩囊廢讓我們跟着丟人不說,現在還吼我們?」

「這日子沒法過了…」韓麗還在那裡撒着潑,可是他們夫妻兩人都沒有注意到,葉凡已經不見了蹤跡。

護城河邊,一個美麗動人的女人,嗚嗚的哭着,淚如雨下。彷彿要將自己三年的委屈,在今日盡數的發泄出來。

一個男人不知道何時已經到了她的身旁,他伸出手,為她擦去眼角的淚水。

「沐橙,對不起,因為我,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。」葉凡停頓了一下,繼續道,「我們,離婚吧。我配不上你,你值得更好的人照顧你。」

啪!

一聲清脆的聲響,秋沐橙一記響亮的耳光隨即煽在葉凡臉上。

她看着他,貝齒緊咬紅唇,含淚大聲喊着:「葉凡,為什麼?為什麼你就不能像個男人一樣?」

「受了曲折便想着放手,三年來我讓你別碰我你就不碰我,我父母打你罵你你也不還口,我叔伯親戚那般羞辱你你也毫不反抗,你為什麼這麼窩囊,你為什麼不能像個男人一樣,讓那些羞辱我們的人統統閉嘴,為我為你老婆擋下所有的風雨。」

「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,我不想再被人嘲笑,我想讓那些羞辱我們瞧不起我們的人統統後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