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葉凡秋沐橙秋沐橙》[葉凡秋沐橙秋沐橙] - 第6章 二十塊包郵

楚文飛也沒辦法,只得祈禱自己老爸不會那麼狠心真不管自己吧。就這種,楚文飛硬着頭皮再次回到了包間之中。

「文飛,你父母出差得什麼時候回來?這親家還是總歸要見的。」房間里,秋家老爺子卻是又問向楚文飛的父母。

畢竟,這婚事到現在為止對方的父母還沒有出現過,總讓人覺得他們秋家的姑娘不被重視。

楚文飛心裏咯噔一下,但還是扯了個謊,說很快就回來了。

「文飛,你們家的聘禮怎麼還沒到啊?」

「你父母是不是不滿意我?」這時候,秋沐盈有些等不及了,卻是對着楚文飛抱怨道。

楚雲滿頭大汗,心想要是今晚聘禮不到,這特么自己該怎麼收場。

「快了快了。」楚文飛笑着,但那話卻是格外沒底氣。

突然,酒店外傳來一聲汽車的轟鳴之聲。

緊接着,秋家的一人便跑了進來,欣喜到:「來了來了,老四,你們家女兒的聘禮到了。」

「真的嗎?」一時間,整個秋家人都坐不住了,秋沐盈母女更是樂瘋了,激動不已。

秋沐橙這時候也是跟着眾人一起起身朝外看去,想看看別人家的聘禮究竟是什麼。

「哼,看什麼看,看也不是給你的。」秋沐盈卻是得意的瞪了秋沐橙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,隨後便激動的跟着自己老公一起到外面迎接了。

秋沐橙沒有說話,只是失落的低下了頭。

在婚姻方面,秋沐橙無疑是最沒用底氣的,嫁了個一無是處的廢物,當年更是一點聘禮都沒有,一切全都從簡。

婚禮,本該是女人最輝煌的時刻。但於秋沐橙而言,卻滿是恥辱。

「二叔,哈哈,二叔,您終於來了。」

「我就知道,我爸就我這麼一個兒子,他不會這麼狠心的。」

見到從奔馳車裡走下來的中年男子,楚文飛樂壞了,拉着秋沐盈便上前問候。

「快,盈盈,快叫二叔。在我家裡,除了我父親,就二叔最疼我了。」

「哼,不必了。」這男人板著臉,卻是冷聲哼道。

熱臉貼了個冷屁股,秋沐盈的臉色白了幾分。

「二叔,你這是幹嘛啊?您侄子大喜的日子。」楚文飛苦聲道。

楚月沒有理會這個鬼迷心竅的侄子,而是揮了揮手,讓人把東西搬下來。

「收好,這是我們雲州楚家,給你的聘禮!」

楚月把一個箱子放到秋沐盈面前,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。還不待秋老爺子他們趕過來,楚家人便已經開車走了。

「哎~」

「這怎麼就走了?」

「話還沒說呢?」王巧玉滿臉疑惑。

楚文飛有些尷尬,只得借口說自己叔叔還有事。

「好了,先別說這了。快,他四嬸,打開箱子讓我們看看,文飛家的聘禮到底是什麼啊?」

「文飛家可是大戶人家,聘禮肯定輕不了。」

「不會是一箱子錢吧?」

「我去,這麼大一箱子,那得多少錢?」

「他四嬸,真是羨慕你們啊,找了個好女婿!」

秋家人你一言我一語,又是羨慕又是好奇。

王巧玉跟秋沐盈母女兩人也是滿面春光,極為享受這種被人奉承的感覺,仿若站在了人生之巔。

隨後,在眾人的好奇之後,秋沐盈打開了這個大箱子。

然而,眾人預想之中的一箱子鈔票的場景沒有出現。

「這是啥?」

「黑乎乎的,還帶着茶香呢?」

「應該是我們沒見過的珍貴寶物吧?說不定比金子都值錢呢。」王巧玉笑着猜測道。

而江陽走上去,拿起一把,放在鼻尖聞了聞:「這是茶葉。不出意外,應該是西湖的龍井,綠茶的一種

猜你喜歡